相由心生

八萬是我最喜歡的女足選手。

也許會有人說我幹嘛要用這兩位歐洲選手做比擬,但她就是這麼特別。

席丹和法布雷加斯的精華是我大學球員生涯很常看的影片,這兩位中場大師都有一個特點,就是踢起球來簡單俐落,動作也都不是什麼單車少年華麗,若用台灣人常用四字箴言描述一個現象的方式來形容,那就是「樸實無華」。

也許八萬不這麼認為,但在我眼裡,八萬就是這種樸實無華的頂尖選手。

這類選手跳不高、跑不快、腳頭不強,但他們有更多聰明的跑動去接球,一目瞭然地知道當她接到球後,作為球評因為在一個上帝視角,你總會很清晰地知道一旦傳給她、她的下一步會怎麼走——但頂尖選手有更好的閱讀能力,所以總會意外地讓我們有無數驚嘆覺得怎麼會有人能夠創造場上無數的機會,梳理場上讓腦充血的隊友跑出你要的路線與佈局,讓整體空間的秩序看起來就是兩個字:舒服。

但在大學的後半段生涯,我不知不覺地播放清單放了很多亨利、桑切斯這些身體條件素質無比優異的前鋒影片,但前鋒海布里之王亨利在伯納烏千里走單騎力扛皇馬後衛獨走半場破門得分的畫面,是我最愛的一幕。

經過一秒的判斷後他做了要一人單挑皇馬後防的決定,往前衝刺接到法布雷加斯的傳球,對手拉扯他變向,下鏟他起跳,要碰他直接推倒對手重心。

任誰都碰不到這顆球,亨利的表情直接宣告:

要拿這顆球,你拿命來換也沒用。

他面無表情帶來的氣勢,水若滴到會嘶的一聲,瞬間化作蒸氣般的炙熱。

今天下午我打開蘋果的黑白模式來挑選體育照片的過程,看到八萬這張照片。

我建議你也像我一樣用黑白模式看這張照片。

黑白模式剛開始只是為了讓電腦省電,但卻也增加不少我工作上的速度,因為這讓我挑照片能更清晰看見照片可能的構圖好做裁切,讓這張照片在我想發佈的平台上有更精準的呈現好勾勒出選手的魂,但也更精準的看到選手們的許多細節,例如五官表情。

當一切沒有模糊空間唯有黑白,才能展露競技的純粹。

三年前第一次看見八萬覺得她和多數選手很不一樣,她並沒有阿娥銳利的眼神和原住民標準版笑容。

三年前的八萬,是飄飄然的仙女。

不食人間煙火一詞不大適合她,因為多數和都市觀念差距甚遠的選手才是真正的不食人間煙火,她獨特的氣質與說話的節奏獨出一格,彷彿古墓是他的休息室,四周的聲響與背景音樂全因為她化作乾冰環繞在你我四周,當你尷尬在那她就給你一個微笑,接著害羞地點點頭。

用這些形容一位體育國腳極不恰當,但八萬就是這麼地特別。

八萬旅外後,有過幾次通話與聯繫。當國家隊賽事回台時在機場聊天既使五官臉孔雖然沒變,但旅外訓練的艷陽讓她臉上增添許多運動員特有的紋路,眼神多了些和善瞳孔也多了點靈魂與重量,不再像魂魄飄走似的無重力狀態,渴望進步的那股動力讓她當時在鏡頭內外吶喊著不懂為什麼大家一副甘願等待原地踏步與鄉愿,如同她的綽號八萬的意思,她最後都是無奈地笑容從以前的「很多我不知道」變成「我有很多的不明白」。

但還有什麼她沒做的呢?能做的她都做了,心理上她是無比堅強的一位女鬥士。

有舞蹈背景的舞台劇演員就算和大家做一樣的動作,可他們的行為舉止哪怕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動作,甚至只是靜止,就能爆發出一個捲入全場觀眾的目光的黑洞。

但現在,八萬帶來的不是黑洞,是殺氣,是像宇宙爆炸那樣向外橫掃。

轉播亞運的過程八萬在中場力扛對手的姿勢雖不像亨利那般俐落瀟灑,也沒有誇大要扁人的拳頭,更沒有違反運動家風範的推擠行為,每個動作都是再平凡不過卻擁有日本傳統繪畫厲鬼般的表情輪廓,格鬥家的四肢肌肉線條讓周邊浮出無數冤魂在旁淒厲尖叫。

只要衣服和我不一致的一概六親不認全數斬殺碾壓。

你不會想跟這種人當對手,因為你不會跟厲鬼當對手。

她會把你吃了。

銳利地眼神掃蕩千軍,眼神不比手術刀銳利但要割傷對手來說能有A4紙張邊緣,已經夠了,而且更出其不意還讓妳得為這些傷口分神,你準備下鏟阻止但她卻已將劃開一道傷痕,這傷痕更不分妳我將場上切分成準備好的球員和還沒準備好的羔羊,想粗殘地擋下她的對手絕沒想到她比你遇過的對手粉搶上更具韌性而且鮮少看見她放鬆的一刻,妳若是她的隊友,還沒預設她的傳球先行啟動的話,四周就會有無數緩緩飄起的失望與惋惜聲。

「啊⋯⋯好可惜啊。」

要停下這恐怖氛圍的唯一辦法,就是等待裁判的三聲哨響。

當球場恢復寧靜喧鬧吵雜慢慢沈澱下來,八萬那清新脫俗如百合芬芳的氣場才又再次從她四周浮現。選手五官漂亮、技術更頂尖的比比皆是,但有多少人能像她一樣具有心理上的武裝呢?

沒有。

八萬不寒而慄的破壞力在場上無法像炸彈爆後傷亡無數,被囚禁的她還不知道何時能再登上職業舞台,但她在場上就像你在偷懶睡覺時,拿電鑽吵得你不得安眠的裝潢工程,妳以為妳習慣了,結果又覺得啊好煩,無數次無止盡的攻擊最後總會甘拜下風。

八萬場上的跑動與球技如死亡金屬嘶吼著不滿啊、怨嘆啊、無奈啊、為什麼要浪費我的時間啊、我不想放棄但為什麼是你們的怠惰讓我要放棄啊、要在哪才找得到下一站啊、我好想去歐洲啊、經歷過歐洲教練後我真的回不去了啊、我想要有更高質量的訓練啊這股嘶吼上讓八萬處理球起來讓女足打起球來無論局勢無法被遮蔽的焦點。

但那厲鬼表情一下球場,就也立刻褪下,隨即變成嫵媚微笑,這種厲與美的反差,誰能不著迷?

即使她的偶像阿娥的鬥志與韌性在多數人眼裡是心中對堅韌的榜樣,但能堅持下去到最後和偶像一起並肩作戰的又有多少人呢?當然這也要偶像一直堅持才能有這天的到來,但淬煉後的八萬該超越她偶像的時刻,我多希望這位東瀛破壞后能站在世界頂尖的舞台,席捲歐洲。

日韓那些選手很抱歉,在體育賽場上時常在外型的一些細節與狀態上能很清楚地解讀他的內心究竟如何,但你們要和八萬現在這股氣場相比,你們全不是對手。

通通不是。

八萬是最強的女足選手,沒有之一。

發表迴響

適用電子郵件訂閱網站

輸入你的電子郵件地址訂閱網站的新文章,使用電子郵件接收新通知。

一起加入其他 1 位訂閱者的行列

%d 位部落客按了讚: